“我给哥哥一试,效果很好,现在病情控制了,不再疼了。”李愷高兴地告诉记者。

“站台工作可少不了这四样‘宝贝’,贵阳东站的动车都是‘过路车’,站停时间只有几分钟,很多旅客要充分利用这宝贵的吸烟时间,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安全和防止旅客漏乘。”宋建国说。